血族之圣器第十七章爱与责任5搭配

2020-05-21 19:12 运营

血族之圣器 第十七章 爱与(5)

珀尔修斯不舍地告别了安娜以后坐上了返回公寓的马车。他反复思索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突然意识到他无法向身为密党成员的老师罗德?德埃?布鲁赫交代。然而他更不愿意欺骗安娜,让安娜在时间之中发现他的身份,从而更加伤心和痛苦。

珀尔修斯的眼中有深深的忧郁,他望着窗外的风景从树木变成林立的房屋,不变的是属于阳光的令人厌恶的感觉。

到达自己的公寓以后珀尔修斯下了马车,然后踏进公寓。在他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推开了门。

“珀尔回来了!”帕金斯大声喊道。

珀尔修斯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帽子摘下挂到衣倒完便盆帽架上。他看向了罗德,这个布鲁赫家族的长老正在调整他的那把“沦陷之夕”上的兵刃。

似乎是感觉到了珀尔修斯的目光,罗德突然说道:“珀尔,你似乎有些心事,如果你有什么疑惑,应该告诉我,虽然你已经不向我学习剑术,但我也依旧是你的老师。”

“老师,我认为我因为我的一时冲动,而让你受到连累了。”

罗德听到这样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似乎还没有完全明白珀尔修斯的意思:“什么?”

珀尔修斯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五一十地和罗德坦白了一切。从他被安娜吸引,到得知安娜的奶奶曾被血族所救,最后珀尔修斯说出了自己告诉安娜他和他的朋友们的真实身份的经过。

“安娜并没有感到害怕,老师。”珀尔修斯说道,“这源自于她的奶奶,我感到非常惊喜。但我暴露了你的身份,我认为我辜负了你的信任。”

罗德听完以后继续调整兵刃,他耐心地将“沦陷之夕”上的兵刃一一弹出擦拭干净再收入杖中,这把他精心制造的武器已经陪伴了他百年。

“并不会,我的珀尔。”罗德笑了,“我认为这样很好,你既然告诉她我们的身份,那就说明你是想要认真地与这个人类女孩相处。况且她没有显现出恐惧,并依旧热情地接待你,这足以证明她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值得信赖的人。”

“可是老师,你是密党的人……”

“别管密党。”罗德摆了摆手,“我的身份是你说出来的,所以从原则上讲,我并没有违背密党六戒律。”

帕金斯撑着脑袋眨巴着大眼睛问道:“珀尔是真的喜欢安娜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也希望安娜能够和珀尔在一起!”

“我们支持你不代表着维奥拉会支持,珀尔。”罗德说,“维奥拉虽然是个温和的人,但我也保证不了她是否会介意一个人类女孩同你生活在一起,如果她在你面前不慎受了伤,鲜血的味道会让你失去理智的,珀尔。”

珀尔修斯似乎被这样的说法吓了一跳,他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我也很担心,老师。我也抗拒不了来自种族的诱惑。我会尽量不伤害安娜的。”

“这些等维奥拉回来以后再说吧,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罗德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马车,这时远处高大的神圣教堂上的大钟发出声响,显得格外的庄严肃穆。然而这平和的表象之下,一场浩浩荡荡的异端审判正在进行着。身为血族的他们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教会的威胁。

罗德开始担心起维奥拉,担心她是否受到了教会的威胁,担心她所肩负的秘密是否与她一起遇到了危险。

“请别担心,老师。我的姐姐一直是一个富有智慧的雷弗诺,她能够平安回来的。”珀尔修斯看出了罗德的担忧,坚定地说道。

“在你外出的时候,我收到了来自艾德里安的信件,他告诉我卡帕多西亚家族的亲王受到了魔党的威胁,这是一件大事。”罗德说道,“卡帕多西亚家族刚刚决定帮助密党,魔党就采取了行动,这足以证明他们了解密党的一切动向,而我们对他们知之甚少。虽然密党有着拥有一流打探消息技术的诺菲勒家族,但仍然不能完全掌握魔党的消息……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卡帕多西亚?”珀尔修斯问道,“就是那个死亡氏族吗?它不是一直处于一个中立的状态,从来不管这些事情吗?”

“这个我也没有想明白,虽然卡帕多西亚家族的亲王杰森?卡帕多西亚和伊洛斯有交情,但他和加菲尔德也是有所交流的。卡帕多西亚选择帮助密党肯定有它的理由。杰森?卡帕多西亚是一个出色的亲王,也是一个出色的谋略者。我们并不明白他的动机,但是多一个盟友比多一个敌人好许多。”罗德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伊洛斯希望从我这里获得有关雷弗诺圣器的消息,但我不会辜负维奥拉的信任的,等维奥拉回来以后我会告诉她现在发生的一切。”

“谢谢你,老师,你为我们做了太多的事了。”珀尔修斯说道。

罗德说:“曾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或许是个契机。,维奥拉和亚瑟向我伸出了援手,所以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答他们。”

罗德说完就看向了窗外,似乎沉浸在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从卡帕多西亚的家族城堡到位于阿芙尔的梵卓家族是一个漫长的旅途。

在多洛蕾丝的坚持下,杰森不得已戴上了修改眼睛瞳色的眼镜,把红色的眼瞳变成了温柔的棕色。多洛蕾丝则是让自己的眼睛呈现出蓝色。他们的车夫作为一直负责整个卡帕多西亚家族外出的车队之一成员,自然也巧妙地隐藏了作为血族的一切特征。

多洛蕾丝坐在杰森的对面,看着杰森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的样子。她知道杰森没有睡,为了不让杰森发现自己偷偷地看他,她很快收回了目光看向窗外。多洛蕾丝带来的行李并不多,除去换洗衣物、一把魔杖和一些研究死灵法术的书籍以外她还带了一些金币用来应付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有了多洛蕾丝的安排,杰森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担心,只需要等着多洛蕾丝,就可以完美而体面地出行了。

从崎岖的山路下来,马车一直在不断地颠簸,这让多洛蕾丝有些不舒服,她感到坐立难安,然而杰森却反倒是很喜欢这样的颠簸环境,一直闭着眼睛休息。

在多洛蕾丝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颠簸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多洛蕾丝撩开马车车窗的窗帘看向外面,很多很多的马车正在排着长队。

“这是怎么回事?”多洛蕾丝问着他们的车夫。

车夫下车去前面询问了几个马车夫以后回来向他们汇报:“神圣骑士团在各个城镇设置了关口检查车辆中是否混入异端,亲王和法师大人。”

多洛蕾丝的脸上浮现出了沉重的神色。

月经不调脸色暗黄
秦皇岛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大连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