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妈妈的生日搭配

2020-05-21 18:09 数码

没有妈妈的生日,关于生日思念天堂妈妈的话的介绍

昨晚,准确的说是今天早晨做了一个梦。

姐姐、我还有保姆到了一间挤满人的病房,一些老病友还未出院,再看妈妈不在了,我站着就哭了,很伤心,眼流水包不住,瞬间梦醒,竹板枕头浸。

正好是我的生日,睡不着,梦境和现实混在了一起,脑子里泘想联翩。

今年夏天感觉特别热,妻子说我是这么多年来,在计算机房或有空调的办公室过夏天,退休在家不习惯了。

1957年4月,和爸爸、妈妈、姐姐在人民公园。

(妈妈和她的孙女,妈妈也喊她乖乖,和喊我一样)

其实对于炎热的天气,我经历特别早。我出生在伏天,热得老是哭,妈妈为了不让我哭出汗,长时间抱着我,她的两只手臂被汗浸得长满了痱子。那时生活条件差,住房当西晒,家里电风扇都没有,妈妈受的苦可想而知。

二十年前,妈妈因脑梗塞偏瘫,后来多次复发,眼睛也看不见了,每天都固定坐在矮沙发上,听电视。

为了多让她与人交流,我下班回家常蹲在她身边陪她说话。

夏天她用勉强能用的左手给我煽扇子,用毛巾帮我揩汗,她煽扇子的风很小,但我说比机房空调吹起还凉快;她揩得很轻、很轻,像给婴儿洗浴般的认真。妈妈这时候的神情特别平静和安详,我的血压也最正常。

(妈妈爸爸1950年合影)

以往的生日,只要人在成都,都是和妈妈在一起过的,记得去年还到妈妈床前,俯身感谢她60年前生了我。今天是平生第一个没有生日,心里空落落的。

妈妈过80岁的生日,和爸爸的合影

1954年六一节,与成都市青苏小学三好学生合影

50年代与成都市北纱帽街小学学生合影,妈妈是班主任。

和上北打金街小学学生(前排是学生的小孩)妈妈把他们视作儿女,我与他们情同姊妹。我随妈妈家访时,到过他们多数人的家。

妈妈偏瘫后,在成都市人民公园迎春花展上与爸爸合影。

妈妈偏瘫后,只要有条件,我就会陪她到人民公园。

怀念过去的人民公园,那时候,桂花树下、腊梅丛中、假山跟前、纪念碑旁,常有爸爸身影。

我家阳台的春兰

回想1996年以前,我的生日,妈妈都记得,一般都会提前想到,偶尔没开腔,我会故意问她:我的生是哪天呢?她会笑着说:记不得了;其实,她早就想起了。有一年还早早给我买好了伏天穿的真丝双皱衫,质量真好,现在还能穿。

我家阳台的春兰

四十岁生日,是妈妈给我做的,在成都有名的老字号餐厅市美轩吃饭,菜品丰富,味道可口;印象最深的是糖醋排骨,香嫩化碴,酸甜可口。两个孙女把盘子都舔得一干二净;全家人开心极了。

我家阳台的春兰

2011年,妈妈因脑梗塞复发和呼吸感染等再次住院,各种因素造成她吃东西困难,每日三餐几乎都靠我或姐姐一小勺一小勺地喂,她咀嚼和吞咽都很费力。当时我的工作任务也很重,为了兼顾周全,早晨五点钟起床给妈妈准备早餐,骑自行车到医院喂妈妈,一顿饭下来一个小时以上。马上骑自行车到单位上班。

那时候,妈妈已经记不得我的生日了,我也肯定记不得了。每天最高兴的事就是妈妈饭吃得好,生日算什么?

我家阳台剪下的夏兰

2011年7月开始,妈妈在椅子上己坐不稳,只能卧床了;吃东西也更加困难,医生提出鼻饲方案(俗称打胃管)妈妈开始坚决不同意,说宁愿饿死了也不插管。我对她说,那我就没有妈妈了,说完俯在她身上伤心地哭了好久。在我们全家耐心劝说下,妈妈终于答应打胃管。

后来的几年,妈妈就躺在床上,靠打胃管生活,我心头明白,她就是在陪我,让我们的生活里还能有她,还要和我一起多过些生日。

妈妈喜欢兰花,二十多年来,兰花也一直陪伴妈妈,过年有春兰,夏蕙伏天开,我的生日适逢兰香;在矮沙发前、床前总有几枝芬芳的香兰,这是她最喜欢的花香,另外还伴有我对她的窃窃私语…

妈妈是冬至那天走的,是一年中最冷的一天。从那一天起失去了最爱我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从那一天起,我失去了当儿子的资格,再也没有机会听到哪个喊我乖乖了。

三天后,妈妈瘫痪20年的躯体化作云烟,飞向碧蓝的天空,自由自在地云游去了,仅留下一点白色的骨灰,作为曾经当女餐馆的经营者应当在努力掌握市场经营理论上下功夫儿、当学生、当妻子、当新中国税务官、当人民教师、当母亲、当奶奶和曾经精彩生命发生的证据;当然,我的生日也是证据之一。

没有妈妈爸爸的日子还要过下去,作为生命的延续,要争取把每一天过好,把没有生日过得有意义。

今后还要多出去旅游,到祖国的名山大川去,到世界各地去,去看他们没有见过的美景;我去了,他们也就看到了。

奥地利.哈尔斯塔特

捷克.克罗姆洛夫

(圣彼得堡.夏宫花园)

今天生日,更加思念妈妈,今后生日,也会如此。当然,快乐生日也是必须的,也是妈妈乐于看到的。

最近听到一个新词:量子纠缠,意思是,两个量子发生纠缠后,彼此分离得再远,一个状态有任何改变,另一个也同时感应到;我和妈妈缠绵了近61年,不知我的思念,遥远的妈妈是否能知道?

图/文:西蜀青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妈妈

“妈妈”是母亲的口语,是天下最美的称呼。“妈”从造字上看,妈是形声字,从女,马声。本义是称呼母亲,重读仍为原义。母亲,简称母,是一种亲属关系的称谓,是子女对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广雅·释亲》:妈,母也。《康熙字典》“俗读若马,平声。称母曰妈。”在历史长河中,“妈妈”这个词的含义经过变化,但是必须强调的是:“妈妈”不是外来词,人类的各种语言中,MAMA的发音总是用来称呼母亲的,因为这是人学会的第一个音节。

肾囊肿
跌打扭伤止痛的药
九江白癜病医院